胡臻

一月的新生。

回到顶部

你们是很爽了,维护了正义、找到了价值、体验了勇敢,我作为另一个作者旁观下来只感到很累很惊慌

秃奔菌太郎:

【转载开放、无需授权】


掉粉time了


我本人是撒糖选手,除了年操就没什么特殊性癖了,也没特意去找特殊性癖的东西来看过
也不产“拆逆”不“发刀”
现在在你们眼里应该很政治正确了(暂时),但哪天我要是不小心“犯错误”了该怎么办
是不是要戴帽子、脖子上挂砖头、被当成牛鬼蛇神永远打倒被踏上一千脚一万脚
很多孩子听这套词感到陌生吧?都是不久前的口号。你们这些孩子,听着陌生做起来可是蛮熟练的。


我看着真的觉得很害怕,回过头来再看着你们的“喜欢太太”“为太太打call”“好看!”“可爱!”,每个字都让我觉得不寒而栗。
我意识到我只是因为乖、听话,而受着你们的奖赏而...

你热爱的一切最终都会杀死你

半堆糖:

还记得今年五月份复诊的时候,我问医生,是不是停药以后药物对大脑思维的影响就可以恢复了。


这是那天我唯一问他的问题。


关于这个病本身会不会复发,会不会加重,会不会让我再次陷入长达两三年,甚至更为漫长的一段痛苦的治疗期,这些问题竟然都不是我最关心的,因为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的吃药,输液,住院,静养后,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完全体会到了带着一颗药物受损的大脑写字的挫败感。


并且为之感到无以复加的恐慌。


我甚至不敢确定这种思维上的阻滞究竟是源于长期服用的药物的副作用,还是源于我一年来离群索居的封闭社交。



那位很有经验的老...

关于一个萌新对露中圈的看法,算是萌新入圈注意事项了吧

scp087凡琦:

这里是我家啊。不会走的


一只花栗鼠:



一个智障的自言自语,不打tag,看到看不到都随缘,私以为这种东西打tag影响大家心情。如有别的看点与疑问也欢迎讨论和反驳。

按某种标准认真说的话,自己根本不算一个合格的aph同人圈的好混圈者。毕竟入圈晚,入文坑更晚。今年一月才开始胡闹的可敢想?基本写什么都是为了自己爽。

在入露中坑之前,不得不说自己其实是一个算有点苏联情节人。接触了这个圈子之后我就像所有萌新一样wtf简直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我的脑洞和麒麟臂都蠢蠢欲动了好不好?!!

可现实告诉我,有些事情不是自己爽就能解决问题。随着近期的各种走向...

雪竹春

©胡臻 | Powered by LOFTER